调教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



我要他听我的话。




十二岁的那个冬天,只身一人的我看着他被老师带进我所在的练习室,重庆的那个冬天很冷,落地窗蒙着一层厚厚的雾气。


他带着微笑,满眼的小心翼翼。


我喜欢他眼睛里的小心翼翼,干净,像果树上新结的果实,让我想摘下来尝尝。


于是他留了下来。


我给他机会靠近我,却对他冷淡,等他害怕不知所措,我又让出一些温柔的位置,让他走近我,近了,我再冷漠的让他退开。


我喜欢他不知所措,一双眼睛盯着我的模样。


于是我把他留在了我的身边。


我去海洋馆,看驯养师身边温顺的动物,想到了他。


我要成为他的驯养师。


恰好,他到我身边来,正是童真懵懂的年纪。


刚开始,我让他怕我,等怕了,再给他甜点。


他想要的东西,我都给他,却从不给他好脸色,也从不说好话,他是个很乖的孩子,说想要的时候,都带着小心翼翼的谦逊。


我让他知道他和别人不一样,我只凶他,也只哄他。


他会得意,更加依赖我,渐渐的,他真的和别人不一样了,我的身边,唯一的位置留给了他。


我们开始前行。


那是条很远,很难的路。


他什么都不懂,我跟他说我牵着他,走着走着就到了。


他信了,天真无邪的拉着我衣角,迈开了步子。


路上,人渐渐多了,多的让我有些害怕。


于是我拉开些空白,远离他。


我看着他不知所措,看着他主动示好,看着他溃败渴求的看着我。


一个夜里,他走近我时,我亲了他。


吓坏了他。


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看我的眼睛。


于是,我再次冷漠的对他,甚至毫无要求,栓在他身上的线,我慢慢放长,长到他不知目的,不知方向的时候,他再次走近我,我抚摸他的脸,低声跟他说。


我喜欢他。


他再次吓坏了。


我搂住他想要逃跑的身体,把我在他身上栓的线放在他手里,他哭了,在我怀里哭,哭完了,他笨拙的抱紧我。


我笑了,满意的握住他细小的腰身,他渐渐长大了,身体也是。


这样,再多的陌生人,我也不怕了。


他再放纵,都会乖巧的保留我的意见,再拥挤,他的眼神都会专注的望着我,再远,他都知道我在哪里,都知道在我的身边,他该是什么模样。


我开始宠他,无法无天的。


让他明白,我的那句喜欢,会得到什么。


他开心极了,幸福极了,以至于分开的半夜,透过电话,他会甜蜜异常的叫我的名字,会睡不着的说很多,会在见面时旁若无人的娇嗔怪我,怪我没有想他。


我成了他的重心。


然后我开始宠别人,稍欠于宠他,却又显而易见。


他生气,发怒,闹我,然后迷茫的看着我。


我不哄他,也不解释,等他撒娇一般的唤我,叻,你喜欢我的叻?


我告诉他,我不止喜欢他,我还爱他。


我告诉他,我爱他,所以不敢只爱他,我怕失去他。


我头一次在他面前示弱,他又一次哭了,抱着我,从来没有承诺的说我爱你,我永远都爱你。


我笑了,摸着他的头,想,真乖。


我顺着他渐长的脾性,开始不再强势,反而像一个被他俘虏的败兵一样,温柔体贴的对他,纵容他的一切,他想要的位置,想要的宠爱,想要的任性,都不留痕迹的给他。


他得意,了无痕迹的炫耀,我又给他更多,他满足又贪心。


我要他习惯这些,习惯的深入骨髓,习惯到失去就痛苦到可怕。


所以,哪怕吵架冷漠,我稍微哄诱,他就会回来,乖巧的,仰着头,搂着我,接受我的亲吻。


他要长大了,身体在成熟,精神也更加自我。


他开始明白我喜欢什么,开始探索怎么控制我,开始引诱我,引诱一个比他年长一岁的男人,我喜欢他动脑筋的样子,可爱又天真。


我会时不时的落入他的圈套,当然,奖赏性的,为他为我花费的心思。


他就会很高兴,孩子般的转动眼珠,以为得到了全世界。


他喜欢看我被他俘虏的样子,不管是在床下,还是在床上。


他还想我对他甜言蜜语。


我没有,我说话总是直截了当的冷漠,这样,偶尔的嘴甜能让他软半个身子。


他喜欢我的时候很可爱,故作傲娇,又情不自禁。


最重要的是他很乖,第一次时,他疼的哭了都抱着我,说他爱我,说他会一直陪着我,说他不会再让我一个人。


我看着他发红的脸蛋,看着他咬着下唇,看着他眼角一行细泪,想他真是变的聪明了,竟然开始控制我了。


后来他不哭了,知道怎么迎合我,怎么让我痛快,怎么让我张嘴对他甜言蜜语。


知道乖巧的躺在我怀里,说只要你开心,我做什么都好。


他学会了温柔的俘获我,又适时的赋予激情。


真是聪明。


乖巧的聪明。


这样,我很满意。


我要他留在我身边。


要他对我死心塌地。


没错,我调教他


我要他爱我。


要他永远离不开我。


要他把我作为他的习惯,他的血液,他的心跳。


要他爱我。


永远爱我。








晚安~



评论
热度 ( 594 )

© 鸷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